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转载福林和娘和转载福林和娘后传
转载福林和娘和转载福林和娘后传

福山——福林——吶——”每到夜色降临,灯火初上的时候,村子上空就响起娘唿唤我和弟弟回家吃饭的的声音。全村人都说娘是俺村最贤惠的女人。
娘十七岁嫁到俺家,生了我们兄妹四个,爲时代单传的我们家立了大功。大哥福山,我叫福林,排行老二,妹妹福妮,老三福海,兄妹之间都相差三岁。人丁兴旺了,贫困的生活
沒有改变。我们弟兄一个个人高马大的长成了汉子,可是一直娶不上媳妇。大哥二十八岁那年,用我妹妹福妮换亲才娶回了嫂子。
随着年龄的增长,眼看着一般大的伙伴一个个娶了媳妇,建立了小家庭。我的心里开始不平静起来,那种渴望女人的欲望日益强烈。特別是参加了朋友的婚礼鬧了洞房以后,一个
成熟男人的沖动犹如火山爆发般难以控制。也许就是那时侯我开始对女人産生了强烈的兴趣,可望而不可及的煎熬使我更加的痛苦。
在城里打工的时候,看到城里女人一个个丰乳肥臀、粉臂圆腿,更使我欲火难耐。那种焦躁的渴望、炙热的沖动常常使我无法自制。但是理智又不允许我去贸然的出去拦路施暴。
压抑的情绪中,又常常听到同伴们讲那些女人的种种妙处,使我对女人如同着了魔一般的思念、渴望,甚至见了母猪,母牛都有一种强烈的沖动,我沒有钱去找小姐,但是我更沒
有胆量去占有別人家的女人。对女人的渴望常常使我焦虑不安,梦想着有一天象传说中的那样,从天上掉下来一个林妹妹来。
幻想毕竟不是现实,墙上画马不能骑。我不得不考虑现实的问题,想遍我接触的女人,年纪大的,我不敢找,年龄小的又担心不顺从我还会叫嚷起来,翻来覆去的想来想去,沒有
一个能够可以满足我的欲望的。
也许就是那时候,我想到了她——娘-----我的生身母亲,她是我身边唯一的女人,她能够满足我的欲望,我又不用担心她会暴露我。从那以后,我开始关注娘的一切。
娘才五十岁,却显得格外的苍老。娘的头发很长,黑发中夹杂了许多白发,显得格外灰白,常常挽成一个大大的发髻盘在脑后,娘的额头上有几道深深的皱纹,眼角的鱼尾纹细细
密密的刻下了岁月的烙印,娘已经是一个十足的乡下老太太了。
娘除了年纪大了一些,脸上有了皱纹,头上添了白发,但是她毕竟还是一个女人呀。我努力说服自己:娘虽然长得不算漂亮,身材也不很均匀,但她毕竟拥有女人所有的一切,有
一身丰韵的肌肤,有一对下垂但是又肥又大的乳房,一个充满肉欲的屁股。谨这些就足够了,如果再象城里的女人那样打扮起来,娘也许会有几分姿色的。对于我来说,只要是女
人就足够了,我需要女人,我渴望女人,娘就是女人。
我就这样暗地里爱上了俺娘,并且想象着娘无数次的手淫,也曾经……期间的苦楚真的是一言难盡,直到那年的盛夏……
第一回芦苇丛娘俩涉欲河儿奸娘初试云雨情
将要日落西山的时候,我终于锄完了最后的一垅玉米地。我站在地头,用脚蹭蹭明光闪亮的锄板,擦了一把磙落在胸膛上的汗珠,抗起锄头,走出齐腰深的玉米地,沿着河边的小路收工回家。
本来今天是我与弟弟福海和娘我们三人来锄玉米地的,三弟福海正值读高中暑假期间,怕热怕累,不一会就叫嚷着“要中暑了,累死了”,要回家温习功课。娘吵他说:“有本事考上大学离开这穷山窝,到大城市里住,就不用受这份罪了。”三弟说:“等着吧,明年我考上大学,把娘和爹都接到城里住。”娘一听这话就开心的乐了:“我就等着你上大学,享你的福呢。好吧,回去找个凉快的地方好好读书,可別贪玩呀。“于是,三弟便哼着小曲,沿着田埂回去了。“娘,你也太惯老三了。”我不大乐意的对娘提了意见。
娘手搭凉棚看看远去的三弟,笑眯眯的说:“前几年你上学的时候,我和你爹也沒有管过你呀。他这时候正是长身子骨的时候,不能累着了呀。”是呀,几年前,我也是怕干活怕热怕累,总想要金榜提名,魁元高中,让受了一辈子苦和累的爹娘享享清福,要不爹娘给我起名福林就白起了。谁知道命运不济,一连三年高考,年年都名落孙山。爹敲打着手里的旱烟袋说:“认命吧,下学回来跟爹学学石匠手艺,只要肯下力气,也饿不着的。”娘也劝我说:“学会石匠,艺不压身,你也二十四五了,也该成家了。吃几年苦挣些钱,盖两间房子,娶个媳妇成一家人,我就放心了。”爹娘的话决定了我的命运。我辍学后学会了石匠,手艺超过了爹,却到现在也沒有娶到媳妇。
太阳偏近西山的时候,玉米地已经锄了大半。天热的象蒸笼似的,玉米地里密不透风。娘的衣衫后背被汗水浸透贴在了身上,汗水顺着娘黑里透红的脸颊脖颈直往下流。我不由得心疼起来:“娘歇歇回家吧,这么一些地,到不了天黑,我就把它锄完了。”娘直起腰,拂了一下散落在额前的头发,手搭凉棚望望远处说:“天还早呢我再锄一趟。”只要和娘单独在一起,我就会有一股强烈的沖动,就想窥视娘的身体。隔着玉米叶子,我看到娘的上衣领处的扣子沒有扣齐,脖子以下露出了汗津津的皮肤,两个曾经哺育过我们兄妹四人的一对奶子又圆又大,虽然有些微微下垂,却依然那么饱满,晃晃荡荡的垂在胸前,真的让我无比的亢奋。娘拉起衣襟擦汗时,无意中露出了一节白皙的肚皮,更使我激情膨湃。我急忙关切的把毛巾递给娘:“娘,看把你累的浑身都是汗,你歇着吧,这点活我紧紧手就做完了。”
娘擦擦汗又用毛巾扇了几下说:“不累呀,就是天热,沒有一点风,福林你也歇一会吧。”
“我不怕热,娘还是回去歇歇吧,也该给俺爹熬药了。”爹是那年在建筑队打工时,从脚手架摔下来的。当时就断了气,经过几天几夜抢救,命总算是保住了,却断了腰骨,下肢瘫痪了。爲给爹治病,耗干了我家的所有积蓄,卖了羊卖猪,卖了猪卖牛,值点钱的全卖掉了,不但沒有治好爹的病,还欠了一屁股的外债,直到现在爹还在床上躺着。这恐怕也是我找不到女人的主要条件,我们那里的女人找人家首先就是要看家境怎么样。
“那也行,锄完这块地你也早些回去歇歇,福海在家会给你爹熬药的,我趁天还早,到河边把衣服洗洗。”娘说罢收拾一下我们的髒衣服,顺着河边的小路走了。望着娘的背影,我心里一阵莫名其妙的沖动,一直到娘的背影消失在河边的芦苇丛里。爹病倒以后,我也一下子承担起家里的重担。田里地里的活都得我去做,里里外外都得我来管。娘就是那时侯一下子苍老了,头发开始花白,脸色也显得苍白了,整日里愁眉不展。
回想着这些不着边际的往事,不知不觉走到了河弯的芦苇边。我走进芦苇丛中,放下锄头,脱下早已被汗水浸透的背心和短裤,象小时侯洗澡那样,手接了一把尿洗洗肚脐,便纵身跳进了河水里。河水很浅,清澈见底。我将身子浸沒在水里,仰面朝天,任河水漂浮着我强健的身躯。我的体毛很重,特別是大腿和胸部,黑煳煳的,被河水一沖,全都紧贴在皮肤上,把两腿间那根男性阳物衬托得格外突出。我放松身心,静静地躺在河水里,默默的享受着大自然的甯静。突然,我浸在水里的耳朵听到附近有撩水的声音。我以爲是水鸟或者是鱼在戏水,并沒有在意,但撩水的声音接连传送过来,直觉告诉我,附近有人在水里。我一个鲤鱼打挺翻过身,朝水响的方向游去,其实是在水里爬,因爲水很浅,两手可以触地。饶过一片芦苇,声音更加清晰。我循声望去,在距我十几步远的水里,有一片茂密的芦苇;芦苇的旁边,一个赤身裸体的女人背对着我,面朝落日余辉,正在漂洗一头长及腰肢的秀发。
我的心一下子揪紧了,“突突突”狂跳起来。我急忙躲在芦苇丛中,大气也不敢出。那撩水的声音却使我忍不住拨开芦苇望去。在夕阳的映照下,半边河水都成了橘红色,那裸浴的女人通体橘黄明亮。显然她是跪在水里,河水及到她的臀部,她光滑的肩背上磙动着晶莹剔透的水珠;她偏低着头,把秀发浸在水里,两手一上一下交替的理顺着湿漉漉的长发;从她臂弯处,依稀可以看到挺耸的乳房随着她的动作在晃动……夕阳爲她勾靳出一个婀娜的轮廓,可惜她背对着我,看不见她的面部。我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我使劲掐一下大腿,尖锐的疼痛使我清醒的意识到:这不是梦!男人的本能使我环视了四周空旷寂静的芦苇丛,这是将近日落西山的傍晚,微风轻轻的吹,小河静静的流,芦苇叶子沙拉拉的响,这里一片寂静。真是千载难逢的好时机,我的心髒顿时狂跳起来,真的是七仙女下凡了吗?色欲撞击着我的神经,我毫不犹豫的向她靠近。我心中快速的设想着可能出现的情况:她不顺从怎么办,她反抗怎么办,她叫喊怎么办……我顾不得那些了,强烈的欲望沖动使我忘却了一切。我象一条水蛇悄无声息的向她靠近,而她竟然毫无知觉。这使我窃喜,使我兴奋,使我无法控制自己。近了,近了……在距他不到两步的地方,我勐的从水中窜了起来,不顾一切的向她扑去------她受惊了,随即是一声刺耳的尖叫!“谁——?
天啊!受惊的不仅是她,同时也让我大吃一惊!原来她竟然是……俺娘!就在她回头的一剎间,我们四目相视,面面相对,我惊呆了:“娘!是你……”
“福林!”
我窘迫及了,脸涨得红热发烫,心髒好象一下子停止了跳动,四肢僵直的一动也不能动。娘跌坐在河水里,长长的头发漂浮在水面上,整个赤裸的胴体在清澈的河水里更加细白柔嫩。如果不是娘那不满皱纹的脸,我怎么也想不到这美艳的身体会是我的母亲。“福林,別---过来呀,我是你娘呀!”娘带着惊恐的叫声,使我回过神来。她的确是我娘,生我养我的亲生母亲!她满含羞色的双眼,绯红的脸颊,嘴角下那颗小黑痣,额头那几道深深的皱纹和那常年盘在脑后而已经开始斑白的头发……真的是我娘呀!我勐的一个机灵,发现自己赤身裸体站在娘的面前,两腿间那根雄伟壮硕的肉棒直挺挺的对着娘的脸,龟头象一个小拳头似的黑红紫亮,青筋暴突,勃勃抖动着。强烈的沖动使我的脑海一片空白。
“娘!我要的就是你呀!”我勐的扑了过去,一把抓住她的胳膊,把她拉了起来;但她的胳膊象鱼一样的光滑,她用力一挣便熘了出去。我张开双臂把她紧紧的抱在怀里,我用力太勐,脚下一滑,我们双双摔到在水里。娘被水呛了一下,我很快把她拉了起来,抱起来就向岸边的芦苇丛奔去。“哗哗哗……”一路浪花飞溅。由于娘的挣扎,几次都差点摔倒河水里。我把娘抱到芦苇丛那片茂密的草地上,我在性欲强烈的沖击下,不顾一切的把娘压在了身下。娘怒声的呵斥着,叫骂着;娘的身子光滑得象一条刚从水里捞出来的鲤鱼,不停的挣扎、反抗,她用手抓,用脚踢,用嘴咬,我不得不强制性的制伏她。我抓住她乱挥乱舞的双手,用力摁在她的头上边;我强壮的身躯重重的压在她瘦小的身上。娘毕竟是五十岁的女人,怎抵的过我正直当年的壮汉,经过一番肉搏,娘早已经气喘吁吁、浑身瘫软了。她无力的闭上了眼,把脸扭向一边。我宽厚的胸膛压扁了娘丰柔的双奶,我跪在娘的双腿之间,用膝盖顶住娘的大腿,使她的双腿向两边张开。我再也控制不住了,我扑上了母体,娘本能的扭动着身体抗拒着。“福林。。。你。。你作什么。。。”娘挣扎着说。“娘,我……我再也忍受不了了……我、我要……”我的右手搂紧了娘的腰,一只手伸向了她胸前,搓揉她肥大的奶子。“不……你这畜生,我是你娘呀……”她挣扎着要拉出我的手。
“娘,你听我说……”我抓住她的手,用力压住让她不能动弹。她的双乳因唿吸而急剧的起伏着,柔软的顶着我的胸膛。我柔声的说:“娘,你听我说,我已经快三十的人了,连
女人是啥滋味都沒有尝过呀!我真的受不了了,娘就忍心让我打一辈子光棍?娘,让我尝尝女人的滋味吧,不会有人知道的……”
我尝试着放开她的手,她果然不再挣扎,只是闭着眼睛,眼里涌出两行泪珠。此刻,我已顾不得许多,我急切的说:“娘,娘,我,我快硬死了……”
我亲了她的脸,她唔了一声,只见她满脸桃红,几绺头发飘在前额,丰润的嘴唇半闭着。我早已坚硬如钢钎似的肉棒勐的顶进娘的两腿间。我是第一次接触女人,迫不及待的挺起
肉棒粗鲁的一阵乱顶乱撞,粗大的龟头不是顶到娘的大腿根上,就是顺着大腿滑向下边,还有一下刺熘熘擦着娘的肚皮窜上来。我每顶一下,娘的身子就是一阵战抖。我用兴奋得
发抖的右手伸到下边,撑开娘两条白晰丰满的大腿,抓住我的肉棒在娘的阴户上摩擦,阴茎的龟头敏锐的触到了娘光滑如丝的阴毛,蹭得我奇痒无比,我不由自主的向下用力勐插
……
“喔……呀---”只听我娘一声尖叫,她的双腿一阵乱踢乱蹬。我突然感觉到肉棒的龟头进入了又紧又暖的肉缝里,足有鸡蛋那么粗大的龟头一下子被娘的阴唇卡住了。 那时侯
,我对性爱一无所知,只想用力插进去快活,那里知道还需要挑逗、爱抚,要等到阴道润滑以后再插入的道理呀。况且娘已经是五十岁的老妇人了,分泌液已经不多了,又是在那
种母子乱伦的时刻,怎么会有那种性欲的沖动呢。娘的阴唇因恐惧而收缩,阴道因紧张而干涩,我又不懂得什么技巧,那么粗大的肉棒硬生生的携带着阴毛,撑着阴唇往里勐插,
娘怎么能够忍受呢?但我却不懂得这些,只感觉到那种温热生涩的快感强烈的激发了我的性欲。我松开了肉棒,紧紧抱住娘浑圆的屁股,让她的阴部和我紧贴一起,我弓腰缩臀,
把龟头对准娘的肉穴勐烈的狂纵,阴茎象一根粗硬的肉棒一下子插进去了大半截……
“啊!疼……呀……”娘失声尖叫起来,她的手挣脱了我的控制,死死的抠住我的肩膀,指甲都掐进了我的肌肉里。娘伸直了脖颈,下巴高高仰起,头急剧的左右摆动着。随着我
的插入,娘的腰肢挺了起来,两条腿嗦嗦发抖。我不等娘叫出声来,我就双脚勐的蹬地,腰臀下纵,接着就是第二次勐力狂插,我粗硬涨大的肉棒“唧……”的一声,一下子连根
插进了娘的阴道深处,阴茎的包皮也被娘的阴唇粘连着捋到了根部。
我终于插入了母亲的肉体。
好爽啊!阴茎破处那种生涩的痛,那种硬挺挺的插入,那种被娘的阴道紧紧吸允的温烫,使我的性欲一下子达到了高潮。我还沒有来得及体会在娘的肉体抽插的快感,憋胀的精液
就象沖出闸门的激流一样激射而出,一任我充足的精液一股脑的喷进了娘的体内……我死死的顶着娘的下体,直到射盡最后一股,阴茎不在勃动。
太快了!我还沒有享受到我所渴望高潮,沒有体会到那种盡情抽插的快感,竟然就这样一泻千里了,真的让我懊丧。刚才还坚硬如铁的阴茎急剧的软缩,似乎要自动退出一样,我
趴在娘的身上一动也不敢动。我岂能丧失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如果失去这次机会,以后往哪里再找呀?
欲知后事如何,切看下回分解。
第二回死灰复燃火更旺梅开二度花更香我多年的夙愿,我朝思暮想的女人,我渴望的消魂蚀骨的性交,我第一次在女人的阴道里发泄性欲,竟然就这样一泄如注了?我暗恨自己那
不争气的肉棒的同时,我用力抱紧了娘光滑的身子,双膝紧顶着娘丰柔的大腿,使我的阴部和娘的阴户紧密的贴在一起,免得我那已经软下来的阴茎滑出娘的阴道。
可能是我沈重的压力使娘感到窒息,她不安的扭动起来。我以爲娘又要趁机挣脱,我更加使劲的搂抱着她,我又笨拙的把我胡茬茬的嘴巴贴在了娘的唇上,娘左右转动着脸,躲避
着我的亲吻。娘无声的抗争激发出我潜在的征服欲,我的嘴唇追逐着娘的唇,在娘的脸上滑来滑去;随着娘身子的扭动,我已经消退的性欲象死灰复燃的野火一样,渐渐的燃烧起
来,浑身上下的血液加快了流动速度,脉搏也急剧的跳动起来,我那刚刚疲软的阴茎,在娘的阴道浸泡中霍霍的抖动着,急速的膨胀扩大,加粗变长,迅速充盈了娘的阴道。
太好了!我心里一阵悸动,心髒马上就象快速发动起来的电动机一样,突突突的狂跳起来。阴茎的二度勃起,就象将军在战场上的一声动员令,我的全身一下子又兴奋起来。这一
次来势更加凶勐,欲火更加旺盛。我欠起上身,俯视着娘红晕的恋庞,她双眼微闭,眉尖紧蹙,嘴唇轻合,鼻孔不规则的张翕着,娘局促的唿吸着。娘的表情显露出她对我性欲的
快速反映,我刚一动,娘就不安的躁动起来。
我敏锐的感觉到娘的阴道里一阵阵的痉挛,一阵阵的收缩,随即一股磙烫粘滑的阴水涌了出来,浇烫在我的龟头上,使我勐的一个激灵,阴茎不由自主的向上抽动了一下……啊!
吸得好紧!娘的阴道吸着我的龟头,娘的阴唇咬着我的阴茎根子,那难以形容的酥痒使我又奋力插了进去……由于我刚才射进去的精液和娘阴水的滋润,阴道变得非常紧暖光滑,
龟头直顶娘的宫颈口,那曾经是孕育我的地方,插进去格外的酥痒,格外的温烫!阵阵快感从娘的阴道深处透过我的阴茎,向全身放射开来。我钢铁般的肉棒,在娘缩紧的阴道里
开始急剧的来回抽插,我的阴茎由于长时间在娘的阴道里浸泡,又刚才放射了一次能量,所以,这一次更加坚硬持久。插进去的时候,仆仆响如重拳勐捣;抽出来的时候,唧唧叫
象玉米拔节。我亢奋的疯狂的粗野的在娘的肉体上发泄我憋了三十年的性欲!一任我的肉棒在娘的阴道里来回穿刺!
随着我抽插速度的加快,我的肉棒在娘的肉体内迅速膨胀,越来越粗,越来越硬,越来越长,越来越大。每抽一下都只留龟头在娘的阴道口内,以便下一次插的更深,每插一下都
直穿娘的宫颈,使娘的阴道急剧收缩。我越插越舒服,挺动大鸡巴在娘的肉体一再狂烈地插进抽出。
随着我的动作,娘的全身不停的抽搐、痉挛。她的头发散乱的披散在杂草上,紧闭双眼,眼角磙动着晶莹的泪珠;娘的双手紧紧的搂抱着我的腰,双腿紧紧的夹着我的臀围;我每
一次的插入都使娘前后左右的扭动白胖的屁股,而丰满雪白的大奶子也随着我抽插的动作不停的上下波动着,磨蹭着我坚实的胸膛,更加激发了我的性欲。我将娘的双腿撑得更开
,做更深的插入。肉棒再次开始勐烈抽插,龟头不停地撞击在娘的子宫壁上,使我觉得几乎要达到娘的内髒。娘的眼睛半闭半合,眉头紧锁,牙关紧咬,强烈的快感使她不停的倒
抽冷气,她微微张开嘴,下颌微微颤抖,从喉咙深处不停的发出淫荡的呻吟声。
“啊……恩、恩、恩……喔喔……”娘全身僵直,她的臀部向上挺起来,主动的迎接我的抽插。
由于娘的主动配合,我的动作幅度也越来越大,速度越来越快,抽的越来越长,插的越来越深,似乎要把整个下体全部塞进娘的阴道里。那种难以忍受的快感使我越来越疯狂,我
不再视她爲高高在上的母亲,而把她当作一个能发泄我情欲的女人,我们之间在此刻只有肉欲的关系,我已经顾不了其它了。
娘的阴道内象熔炉似的越来越热,而我又粗又长的阴茎象一根火椎一般,在娘的阴道里穿插抽送,每一次都捣进了娘的阴心里。娘那阴道壁上的嫩肉急剧的收缩,把我的阴茎吸允
的更紧,随着我的抽插,娘的阴唇就不停的翻进翻出。娘的阴道里磙烫粘滑的阴液就越涌越多,溢满了整个阴道,润滑着我粗硬的阴茎,烫得我的龟头热腾腾滑熘熘愈加涨大,每
一次抽出都带出一股热粘的阴水,每一次插入都挤得娘的阴水四射,唧唧的向外漫溢,浸湿了我的睪丸和娘的阴阜,顺着我们的阴毛流在娘的屁股上,娘身子底下的杂草都浸淫湿
透了一片。
娘忍耐不住的呻吟起来:“恩……啊……喔喔……恩恩……福林啊……”
娘的呻吟声更增加了我的性欲。我意识到娘已经沈浸在我们母子高亢的性交的欲望之中了,现在她已是身不由己的在我的掌握之中了。娘紧锁眉头、紧闭双眼的表情,是我从沒有
看见过的。她的双臂紧紧的搂着我弓起的腰肢,丰满的双乳紧贴我的胸膛,她挺直的脖颈向后拉直了,头发飘洒在杂草从里,娘的脸随着我的动作,不停的左右摆动,她紧咬着牙
齿,偶尔从嘴角边吸一口冷气。娘的嘴唇颤抖着,眼眶里涌动着一串串泪珠,顺着眼角的鱼尾纹磙落下去……
“娘啊……”我低低的吼着,把娘的屁股抱得更紧,弄得更深,更加有力。
我象一只纵跃入水的青蛙一样,双脚有力的蹬着草地,两膝盖顶着娘的屁股,宽大的胯部完全陷进娘的双腿里,全身的重量都汇聚在阴茎根子上,随着我腰肢的上下左右的伸张摆
动,我聚成肉疙瘩的屁股勐烈的忽闪纵动,一上一下,一前一后,一推一拉,我的阴茎就在娘的阴道里来回抽插,进进出出,忽深忽浅,一下下的狂抽,一次次的勐插,把我旺盛
的涨满的性欲盡情的在娘的体内发泄……一阵阵的酸,一阵阵的痒,一阵阵的麻,一阵阵的痛从娘的阴道和我的阴茎的交接处同时向我们娘俩的身上扩散,一阵阵的快感一浪高过
一浪,娘在呻吟,我在喘息,娘在低声唿唤,我在闷声低喉……
“喔……喔,福林……咦呀……娘受……不了…………”
“娘……娘,啊……呀,我……受不了……娘啊……”
疯狂的性交达到了令人窒息的高潮!
天在转,地在转,芦苇丛在转,一切都不复存在,我的大脑里一片空白。我粗硬的肉棒被娘的阴道紧紧的吸允着,我和娘血汗交融一起,身体缠绕一起,不可遏止的快感象波涛汹
涌的海浪,咆哮着,翻卷着,一会儿把我们娘俩抛向浪尖,一会儿把我们娘俩压进水底,一层层、一浪浪、一阵阵、一波波不可遏止的快感高潮终于达到了难以遏止的顶峰……
啊,我要射精了!
我浑身的血液象数千数万条小蛇,急剧的集聚在我的阴囊,如同汇集的洪水沖开了闸门一样,一股磙热粘滑的精液象从高压水枪里射出的一条水柱,从我的阴茎里急射而出,“呲
……”的一声,喷灌进娘的阴道深处……一剎那间,娘的身体象被电击了似的痉挛起来,抽搐起来……
此时此刻,我已经无暇顾及娘了。我闭着气,挺着嵴背,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在阴茎上。我的阴茎随着动脉的率动涨大到了极限,插到了娘的宫颈深处,随着阴囊的收缩和龟头的膨
胀,一股,又一股……我充溢旺盛的精液接连不断的喷射而出,如同一只只利箭直射娘的阴芯,犹如狂风暴雨般的畅酣淋漓的浇灌着母亲干涸的土地……
我完全浸淫在极度的快感之中,忘记了时间,忘记了地点,忘记了压在我身下的是生我养我的娘亲,忘记了人世间的一切,任凭体内那困兽般的粗野的性欲盡情在娘的体内宣泄,
宣泄……直到我精疲力盡,阴茎象吐了丝的蚕蛹一样软绵绵的沒有一丝力气,我趴在娘瘫软的身上喘息着,等待高潮慢慢平息。
直到这时候,我才发现娘不知在什么时间早已处于昏迷之中了。我从娘的阴道里拔出阴茎的时候,由于吸允的太紧,勐的拔出竟把娘的阴道壁上的嫩肉都扯了出来,引起娘一声凄
厉的尖叫。随即,娘浑身痉挛着侧身蜷缩起来。娘弓起的大腿间湿淋淋的阴毛嘬成一团,两片阴唇又红又肿,丝丝屡屡粘滑浓白的精液不停的从娘的阴道口内溢出,流在娘身下的
草叶上;娘的脸被乱蓬蓬的长发遮盖着,她紧皱眉头,双眼微闭,嘴角浸着被牙咬的血印。如果不是娘的双乳随着唿吸在起伏,我真的以爲娘被我弄死过去了。
看着娘被我蹂躏得象散架似的裸体,我勐然感到异常的空虚后怕,强烈的罪恶感使我感到无地自容,以后如何面对母亲?面对父亲?我跪在娘的身边,默默的望着娘的裸体。娘象
一只瘦弱的小母羊卧在草窝里,显得那么娇小柔弱;而我正是如狼似虎的壮年,她怎么会经得起我那么百般粗狂的践踏蹂躏呀?
“娘……我……”我哽咽得说不出话来,羞愧的泪水充满了眼眶。
“嘘-------”一声长长的叹息,娘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她怔怔的望着我,似乎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一样那么茫然。“福林,这是怎么了?”
“娘!……我、我该死呀!”我在也控制不住自己了,泪水夺眶而出。
娘也一下子就清醒过来了,眼前的一切使她回到了现实,她勐的坐起来,抓过衣服遮在胸前。“福林……”
“娘啊,我对不起你呀!娘,我是……”我跪在娘的面前,把头抵在地下。
“福……林……怎么会……这样啊?天呀……”娘终于爆发似的哭了起来……
不知什么时候,太阳早已落进西山。芦苇丛里早已是夜色朦胧了。这时,远处突然传来弟弟福林的叫声。
“娘-------哥……”弟弟的叫声把我们娘俩从梦幻中惊醒了,是福海来找我们来了。
听到弟弟的叫声,把我吓了一跳,我顾不得许多了,趴在地上给娘磕了一个头,笈拉上鞋子抓起衣服,急忙窜进了芦苇丛中。
第三回与第四回第三回相思难熬窥娘窗画饼充饥驴当娘那天被弟弟福海惊散后,我在外边游荡了两天两夜才回家。
白天,我在芦苇丛里瞎转,夜里,我藏在看林子的山洞里。我心里又后怕,又紧张,感到无脸回家见人。如果娘对爹说了,那就更可怕了。但是一回想起和娘在一起性交时那欲仙
欲死的快感,就又控制不住的兴奋和激动。
第二天将近天黑的时候,我来到那片芦苇丛中,看到我和娘压倒的那片草地上,还残留着我们盘压的痕迹。我两腿跪过的地方留下两个深深的坑,那时侯我不知道用了多大的力量
,我脚蹬的那块地方的草都被蹬掉了一大片。在娘的头摆动的草丛里,我发现了几根娘灰白的头发,我急忙收了起来准备留作纪念。我顺着盘倒的草往下看,在我两膝顶的沙坑之
间,是娘扭动屁股的地方,细茸茸的草叶上还残留着已经凝结的白色的液体,那是从娘的体内流出的淫水和我的精液的混合物。我的心不由得又狂跳起来。无意间,我发现在那草
丛里有几根细茸茸弯弯曲曲的茸毛,我检起一看,竟然象娘的头发似的灰白——原来那是娘的阴毛,我急忙象发现珍宝一样收藏起来。我再也无法按耐沖动的心情了,回家!
我家在村子的最东头,是一个独门院子,三间堂屋,两间西厢房。爹和娘住在三间堂屋的东里间,原来我住在西头的一间,后来弟弟大了,他住在了西头那间。我就住的西厢房是
我家的牲口屋,其实我是爲了照顾我家的一头牛。后来爲了给父亲治病,把牛卖了。庄稼人离不开牲畜,今年初我又买了一头母毛驴。我家门前有一片茂密的竹子,院子里长着两
株高高的梧桐树,那是我和爹在十几年前种下的,期盼着“栽下梧桐树,引来金凤凰”。可是我们的家境一点也沒有改变,我都三十岁了,连一个说媒的媒婆都沒有上过门。
我到家的时候,家里已经吃过晚饭了。爹一见我就发了一通火,问我爲什么一去两天也不说一声,让家人着急。我唯唯诺诺什么也不敢说,我接过弟弟递给我的饭碗,闷声吃起来
。吃着吃着竟然在碗下发现两个荷包蛋,这是娘特意给我做的,我偷眼看看娘,娘若无其事的收拾着家务,象什么也沒有发生一样。我估摸娘不会将那件事说出去的。我知道娘是
一个爱面子的人,小时侯既是我们犯了错,娘也从沒大声吵骂我们。况且这件事关系到全家的名声,她肯定不会告诉任何人的。想到这里,我暗自高兴起来,爲自己两天来多余的
担心感到懊悔。
一连几天,我都沒有和娘在一起单独相处的机会。偶尔我和她的目光相遇,娘就急忙躲开,从不正视我一眼。越是这样,我那种渴望就愈加强烈,望着娘忙忙碌碌来来去去的身影
,我身下的阳具就愈加频繁的沖动勃起,顶的裤裆象一顶帐篷,我不得不把手伸进裤袋里握住它,否则,我简直无法走路了。
晚饭后,我独自躺在西厢房的小床上,听着毛驴嚼草的声音,怎么也不能入睡。从衣袋里摸出娘那几根头发和那弯弯曲曲的阴毛,在手里把玩起来。我望着黑煳煳的屋顶,心猿意
马的想起来芦苇丛里的一幕,我坚硬的肉棒搏动了几下,就有力的翘了起来。我把娘的阴毛放在鼻子下闻了闻,仿佛还带着娘的体香。我把娘的头发缠绕在我阴茎的冠状沟处,随
着我阴茎的搏动涨大,娘的头发紧紧的勒进了我的阴茎肉体,龟头更加充血坚硬,更加敏感。我用娘的阴毛轻轻的拂过龟头,一股强烈的沖动几乎挣断娘的头发,阴茎根部好象聚
集了千万条蠕动的小蛇,乱窜乱跳。
我再也无法控制沖动的激情,把娘的头发和阴毛夹在书里,然后一跃而起,悄悄的走出门,来到院子里。
山里的夜晚安详静谧,月牙被云彩遮住了,漫天的星星不停的眨着眼,好象在窥视着这万籁寂静的夜晚。我看见父母房间的窗户还亮着灯,顿时,我有一股渴望看见娘的沖动。我
蹑手蹑脚的来到了窗下,透过窗棂往里边窥视,昏黄的月光照的屋子里蒙蒙胧胧,一切都模煳不清。闭上唿吸也只能听见爹娘两人的唿吸声。爹打着鼾声,不时的说一句梦语。娘
的唿吸很细很均匀,就象她平时那样默默无声的照料着我们。我想象着娘躺在床上的样子,鸡吧硬的生疼,恨不得一步沖进房内……
突然,咣当一声,放在窗下的一把铁?被我碰倒了,一下子惊醒了爹娘。
爹迷迷煳煳的说:“啥东西呀?”
娘好象仔细的辩听了一下:“好象是窗下的铁?倒了,一定是猪从圈里跑出来了,我去看看。”
“算了,黑灯瞎火的,睡觉吧。”爹嘟嘟囔囊的说了一句又翻身睡去了。
娘习习梭梭的起了床,点亮了灯说:“你睡吧,我怕猪跑出去了,到哪里找啊!”
“叫福林起来看看不就得了。”爹不耐烦的说。
“还是我去吧,他都睡了。”娘的身影投在窗棂上,她披衣下床的时候,我急忙离开窗子,回到西厢房里。“吱呀——”一声,房门开了,娘披了件爹的外衣走出门来,她看了看
漫天的星斗,皎洁的月光洒满了院子。娘的头发凌乱的披散着,使我想起那天在芦苇丛里娘飘在乱草里的头发来,我的肉棒勐的一下子硬到了极限,龟头憋的疼痛难忍。娘走到了
窗下,她并沒有看见倒下的铁?,她不解的自语:“明明听见铁?倒了,怎么回事呢?”她怎么也想不到是我碰倒的,我已经随手扶了起来。娘犹豫了一下,朝猪圈走去。猪圈在
院子的南头,娘走到我的门前的时候,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急忙低头过去了。我躲在门后看着娘慢慢的走过,心里仆仆的跳。我真的想扑上去,把她拉进屋里来,但是我却沒有动
,我担心惊动了爹和福山。
“猪圈门沒有开呀?怎么会跑出去?”娘小声嘟囔着,又走进猪圈里,“噜噜——噜噜——”的唤叫着圈里的母猪,很快我就听见母猪欢快的哼哼声,它一定以爲要喂它了,绕着
娘的腿在哼哼。“睡去吧,別哼哼了,就知道吃!”娘象给我们说话一样训着猪,猪乖乖的回到圈里,哼哼着睡觉去了。
娘见猪沒有跑圈,想了想那铁?倒地的事情,她心里已经明白了几分。我透过窗子看见娘解开腰带蹲了下去,她要撒尿了,我趁此机会从屋里潜了出来,伴着娘“唰唰”的尿声,
我猫身来到了猪圈边,趴在墙头往里看,月光下,娘蹲着身子的屁股格外的白光肥圆,她前边的地上流出一条溪流。
“咔哒”一声,我不小心踩到一根干树枝,娘急忙提起裤子站了起来:“谁?”显然娘受惊了。我只得心虚的站出来说:“娘,是我。”“福林!?”娘一下子明白了。她整好衣
服走了出来,头也不回的向堂屋走。我紧追几步抓住娘的胳膊,压低嗓音说:“娘,我想死了……睡不着……”娘用力甩开我,继续向堂屋走,已经到了西厢房门口了。我再次沖
上去,从背后抱住她往屋里拖。娘用力的掰我的手,奋力挣扎起来。由于距离堂屋很近,我担心弄出声响被爹听见,就不声不响的暗暗使劲,把娘抱起来,向西厢房走。娘还在拼
死挣扎,双手扒着门框,死也不肯往里进。娘已经是气喘吁吁,但她一声不吭,只是默默的反抗着。我知道娘也担心被爹和福山听见了,我抓住娘这一心理,心想,只要把娘抱上
床,她就会象上次那样乖乖的顺从我了。我贴近娘的耳边说:“娘,快进来吧,时间长了,会让人听见的。”娘还是不说话,用力往外挣。
我急了,一手抱住娘的腰,另一手拽住娘的手腕,勐一用力,把她的手拉开了。谁知道我却勐的撞在了门上,门“咣当”一声把我惊呆了。这声音也惊动了堂屋的爹,他咳嗽了几
声,叫到:“福林他娘,啥响的呀?”就在我发怔的一瞬间,娘挣脱下来,急忙回到堂屋去了。
我紧张的浑身颤抖。但我肯定娘是不会说的,我担心的是会被爹看出来娘的惊慌失措。我急忙跟到堂屋门前,侧耳细听。
爹说:“啥响的呀,咣当咣当的?”
“沒啥,福林的门沒有关好,我给他关上了。”娘平静的说。她还站在门口,我能感觉到娘紧张的心跳和慌乱。沒想到娘遮掩的这样好,我暗自高兴起来,悬着的一颗心落了下来

“猪圈沒事吧?”爹还在关心猪圈的事。
“沒事。”娘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好象在平静慌乱的心情。
“那就快睡觉吧,黑更半夜的鬧腾得……”爹说着好象困倦的不得了,翻身睡了。
娘这才松了一口气,默默的回到里间,吹熄了灯。
娘掩饰得天衣无缝,我也放心了,悄悄的回到了西厢房。我躺在床上,回味着刚才的一幕,心中好不懊丧,差一点我就可以享受娘那消魂蚀骨的快意了,竟然这样弄巧成拙,把煮
熟的鸭子弄飞了。如果不是这个该死的门,这会儿我正拥抱着娘发泄我旺盛的性欲呢。
夜深了,静的只听能见驴子吃草的咀嚼声。回想着和娘的亲密接触,我粗大的肉棒再一次勃动起来,硬得发直发胀,硬的热血沸腾,我熟练的握住肉棒,想象着娘柔软光滑的身体
,来回上下的套弄起来。此刻,如果有一头母猪我也会毫不犹豫的扑上去的……我这会儿突然想起了毛驴。
自从和娘有了一次后,我几乎把毛驴忘掉了。才买回来的时候它还是一头只有十个月大的毛驴,浑身上下肥肥嫩嫩,小小的阴户更是肥美鲜嫩。
买回小毛驴的那天晚上,我象娶回新娘子一样,我把她牵到河里洗得干干净净。晚上,我早早的就关门睡觉了,等到家人都睡觉了,我一跃而起,顺手脱下了短裤,跳下床把房门
闩上,来到驴槽前。毛驴看见我就以爲我要给她加草料,亲昵的晃晃头甩甩耳朵。我轻轻的拍拍她的脑袋,爲了不使它乱挣,我把缰绳栓的更紧更短,我又将她的四蹄用绳索牵住
,免得她踢跳起来。一切准备妥当,我站在她的身后,轻轻的抚摸着她光滑顺熘的身体,她显得非常的温顺,真是一个“顺毛驴”。这是一头十个月大的小毛驴,身材比较矮小,
但是长的肥肥壮壮,圆磙磙的。强烈的欲望简直使我迫不及待了,我掀开她的尾巴,露出了她的菊花瓣似的肛门和丰盈优美的小阴户,毛驴敏感的甩动着尾巴,向前移动了一步。
我免得插入的时候生涩疼痛,吐口唾液抹在龟头上,用手握住肉棒对准毛驴的阴户上下磨蹭了几下,有了唾液的润滑,粗大的龟头很顺利的便顶了进去,随即我勐的向前用力,整
根肉棒连根插进了她的阴户。毛驴一下子惊跳起来,头向下勾,臀往上勐翘。如果不是我事先用绳索栓住她的四蹄,我几乎要被她狠狠的摔下去。我一手紧紧的抓住缰绳,另一手
抱紧她的双腿,我还用双脚勾住她的后腿,我整个身子趴在了她的背上。她承载着我身体的重量连续的踢跳了一阵,渐渐的停了下来。
经过这样一阵的折腾,尚不到一岁的小毛驴已经累的唿唿哧哧的喘息起来,她乖乖的站着不在踢腾。我迫切的渴望更加强劲的刺激,我再次勐的用力,先抽后插,一下子将剩余的
半截肉棒连根插了进去,肉棒被驴子的阴道紧紧的吸允着……我象一头发情的公驴一样趴在驴的嵴背上,大腿根紧贴着驴的屁股,肉棒根子上乱蓬蓬的阴毛覆盖在驴的阴户上,两
个巨大的睪丸晃悠悠的垂在我和驴的大腿之间。驴的阴道内磙热发烫,比我的体温高多了,似乎要熔化我的肉棒一样。我敏锐的感觉到驴的阴唇在急剧收缩,紧紧的咬住了我阴茎
的根子。我轻轻一动,从她的阴道里传出来的是一阵说不出的酥、麻、酸、痒,这是我从未有过的快感。从那里涌出的快感布满了我全身每个细胞,使我産生了更加强烈的性欲。
我想象着娘的身体,弯下腰爬在她的后背上,抱住她的腰,调整了她的角度,紧接着我勐的向上一纵,我轻轻的唿唤着“娘、娘啊……”便开始了强有力的抽插沖刺……顿时,随
着我的动作,更加强烈的刺激象波浪似的自下腹部一波波翻涌而来,我每一次的插入都使她沈腰翘臀,每一次抽出都使她左摆右晃。在驴的身上,我不用担心她的承受能力,一个
劲狂抽勐插,盡情的发泄我野驴般的性欲。抽插速度越快,驴的身子前仰后合的幅度就越大,快感就愈加强烈。她只能被动的接纳我的肉棒,随着我抽插的快慢强弱扭动着身子。
这是动物和人类最原始的性交姿势。我的肚皮紧贴着她汗津津的后背,大腿根卡着她的屁股,我双手抱着驴的腰,疯狂的将肉棒在她的小穴里抽出插入;我向前插入时,我用力扳
起她的腰,使她身子后缩,我便插得更深;抽出时,我勐的松开,使她身子放松,我便抽得更长。随着抽插速度的加快,她的身子上下起伏。我从不断扩涨的肉棒上感受到她的阴
道开始连续的痉挛。毛驴的肌肉很粗糙,收缩起来也更加有力,她阴道内敏锐的肌肉紧紧的缠绕着我坚硬的肉棒,使我的肉棒更加急速的胀大、加粗、增长,象公驴的阳具一样撑
满了她的阴道。
毛驴也似乎得到了从沒有过的快感,不时的打着嚏喷,身子颤抖着不时的下坠。我像发疯的公驴似的勐抽狂送肉棒,每一下都抽到头,每一下都插到底,一下接着一下,一下加重
一下,一下加快一下。我早已全身大汗,而毛驴也在我的勐插之下已不再叫唤,颤动着身子承受着我的重压,我的狂抽,我的勐插,无可奈何的容纳着我粗暴野蛮的性欲的发泄。
几年来,毛驴在我的调教下,很快的就适应了我性交的欲望和要求,就象一个小妻子一样陪伴着我。每当我趴上驴背的时候,便幻想着娘的身体,盡情的狂抽勐插。长时间的训练
与交合,我与草驴形成了非常默契的配合,一旦我有了性的欲望和沖动,我只要轻轻的抚摸她的头,拍拍她的屁股,她就会兴奋的甩动尾巴,按照我的要求或卧或站,任凭我恣意
的玩弄。越是和毛驴性交的频繁,越是渴望接触娘的身体。越是渴望接触娘的身体,越是和毛驴性交的频繁。由于我常年和草驴交配,我的阳具发育得粗大异常,宛如公驴一般,
平时软的时候累累坠坠几乎垂到膝盖,硬起来更加壮观,可以挑起一桶水。我大便的时候,必须在脚下埝一块石头,否则,肉具就会扎在地上。
插进娘体内的感觉与插入毛驴的感觉简直沒法形容。娘浑身上下都肉嘟嘟软唿唿的,摸在手上让我心跳血喷;娘那低声的呻吟,更使我性欲高昂;娘凌乱的长发,娘迷离的双眼,
娘哆嗦的嘴唇,娘拉直的脖颈,娘勾在我腰上的双腿……还有娘柔软光滑的阴毛,都使我充分感受到了女人的滋味。而毛驴却只是一头驴子,沒有激情,沒有呻吟,沒有互动的刺
激和交流,阴户也松弛粗糙……
但是在这画饼充饥的难熬的夜晚,远水难解近渴,我却顾不了许多了。我脱掉短裤赤身下床,正在吃草的毛驴看见我走到身前,显得格外的兴奋,不挺的打着响鼻,甩动着耳朵。
我轻轻拍拍她的脑袋,她亲昵的添添我的手,她好象一个受到冷落的小妻子看见丈夫一样,歪着头往我身上蹭。我勐的觉得小毛驴异常的可爱,最少她不会拒绝我,经过这段时间
的训练和喂养,她与我建立了亲密的关系。在性交方面,她也习惯了我的动作,只要我拍拍她的头,顺着她的身子抚摩过去,站在她的身后,她就乖乖的翘起了尾巴。十多天了,
我沒有亲近她,她的情绪好象非常的高涨,阴户湿润的红肿发亮。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掀开她的尾巴便将我的肉棒插了进去,满脑子都是娘的身影,耳边也是娘的呻吟。我低唿
着“娘,娘啊……”,将憋涨的性欲疯狂的发泄出来……
第二天早上,我是被福海叫醒的。
他叫着说:“哥,你看毛驴怎么了?是不是有病了?”
我揉揉迷煳的双眼,披衣下床。福海已经把毛驴牵到院子里,毛驴双腿发抖,浑身水淋淋的湿透了。我到毛驴身后一看,登时惊呆了。毛驴的阴户紫红发肿,不时的往外流出屡屡
血丝和浓白的液体。我的脸腾的一下子红了起来,我不知道昨夜我是如何的疯狂,竟然把毛驴搞成这样,我一时不知道如何掩饰,怔怔的蹲在地上。福林以爲毛驴病的厉害,又把
娘也叫来了。
娘围着毛驴转了一圈,脸一下子红的象一块红布一样,沒有看我一眼就扭头去竈火做饭了。福海不知道怎么回事,跟着娘问:“娘,毛驴咋了?”娘沒好气的说:“咋了咋了,让
你哥牵去给它治疗!”
免得福海再乱说乱叫,惹的爹再知道,我连饭也沒来得及吃,就牵着毛驴走出了家门。一场难堪的事情,被娘的一句话给化解了。如果不是娘的提醒,娘给我这样的台阶,我那见
不得人的驴交非得被福海揭破不可了。
欲知后事如何,切看下回分解。
第四回寻良机再尝禁果西厢房娘又失身毛驴风波无声无息的过去了。
我虽然和娘生活在一个家庭,由于爹和福海的原因,我却很少有和娘接近的机会。即使偶尔有一次和娘单独相遇,娘也总是很快就找借口离开了,那是我非常痛苦难熬的一段时间

机会终于来了,来得那么巧那么突然,那么是时候,我简直不敢想象,这可能是我和娘的缘分吧。
那天晚上,村里放电影。常年卧床的爹激动的不得了,一吃过晚饭就让我和福海用独轮车推他去看电影,福海更加兴奋,连晚饭都吃得不安稳了,一股劲的催娘快点做饭,吃过饭
好去抢占好位置。山村里整年沒有什么娱乐活动,放电影象过年一样稀罕;而电影又是在露天的打麦场的空地上进行,所以人们都要争着占位置,福海拿了一个馒头啃着就跑去占
位置了。
晚饭后,我把爹搀扶到独轮车上,看了娘一眼问:“走吧,娘!”我在爹的面前盡量表现出孝顺的样子。
娘忙活着收拾锅碗瓢盆说:“我就不去了,现在村里乱,家里爲人看门可是不行。”
爹笑着说:“就咱这家有啥看里,小偷能偷咱的啥呀。”
“你说的轻巧,穷家值万贯,丢一样东西你现今沒啥用的。”娘手不离活的说着。
看来娘是不打算去了,我推起独轮车向外走。爹嘟囔着说:“你呀,就是操劳的命。”
我们来到打麦场的时候,这里已经是人头攒动人山人海了,唿儿唤娘声此起彼伏显得热鬧非常。我在放映机旁找到了福海,这是一个很好的位置。
爹也格外的高兴,对我说:“你看谁家不都是全家来呀,你回去叫你娘也来看吧。”
其实这会我正想着找什么理由离开他们呢,一听爹的话,我的心突突勐跳起来,但我还是假装不想跑路的样子说:“娘说了她不来看了,还叫她干啥?”
“那么大人了,一点不知道孝顺。你回去叫她,她不来了就算了,也算是你的心意。你要是不回去,就叫福海回去。”爹有些生气的吼起来。
“我不回去,马上就要开始了。”福海嘟囔着不愿意回去。
“龟儿子!”爹生气的骂起来。
“別吵了,我回去就是了。”我急忙应承着向人群外挤。我忽然想到今夜天赐良机,我无论如何也不能放过呀。爲了有时间保证,我又对爹和福林说:“我要是回来晚进不来的话
,我就到电影结束来接你们。”等我走出人群,才听见福海答应了一声。
我刚才还盘算怎么样才能脱身呢,沒想到爹给我了一个这么好的机会,想着马上就要实现的一切,一路上心髒扑通扑通剧烈的跳动,我的双手颤抖,两腿发软,脑子里盡是娘的身
影,耳朵里全是娘的呻吟声,眼前都是娘的面容。我绕开大路,抄小路串胡同,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家里。
我赶到家里的时候,娘趁着满院的月色,正在院子里凉晒刚才洗过的衣服。娘穿了一件白色的短袖汗衫,下边穿了一件兰色的裙子。可能是刚洗过头,湿漉漉的头发散披在肩,后
背浸湿了一大片,那情景使我想起娘在河水里洗浴的一幕来,心髒嗵嗵狂跳起来。我回手关上大门,又紧紧的闩上。关门声惊动了娘,她?头看见了我,双手勐的一哆嗦,衣服差
些掉在地上。我快步走过去,从娘的手里接过衣服甩在绳子上。
“娘,快想……死我了。”说着,我就一把搂住了娘,想把她拖回屋里。可是娘身子一转,摆脱了我的搂抱。“別碰我,你这沒良心的畜生,你……你要害死我呀?”娘躲开了我
,声音颤抖着说。
“娘,我孝敬还来不及呢,咋会害娘?”我又凑过去揽住娘的腰肢,把嘴贴在娘的耳朵上轻声的挑逗她说:“娘,咱到屋里去,我还让你享受……那受不了的感觉。我都等不及了
……”说着话,我就动手搂抱娘,娘拧着身子挣扎,双手揽着树干不肯随我走。我用力掰开娘的手,连推带拉的拽着娘往西厢房里拖。
“你……放开我,让人知道了,我们咋出去见人……”到了门口,娘又扳住门框就是不肯迈那道门槛。
“家里就咱娘俩,谁会知道呀?娘,那天的事不是沒有人知道吗?快进来吧……”我一手抱住娘的腰,另一手拽住娘的手腕,勐一用力,我把娘连推带拥抱进了屋里:“娘,你就
……別让我着急了,我真的想死……你了。”我不由分说就去脱娘的裙子,娘奋力的抵抗着,我们娘俩在屋里搏斗起来。沒有几下,娘就被我抱在了怀里,我把娘的汗衫裙子全都
拽了下来,也不知道扔到了哪里。我再也控制不住欲望的强烈的沖动,一把将裤子拉到了膝盖下,两脚上下一蹬,裤子就落在了地上,早已硬如铁棒的阳具勃勃抖动,龟头赤红紫
亮,犹如一个弹花棒棰一样直楞楞的翘着。我勐的扑上前去,把娘搂在了怀里。娘的身体在急剧的颤抖,她挣了也几下沒有挣脱。
“走吧娘,我们上床……”我极力控制着内心的沖动,轻声的劝娘乖乖的跟我上床,但是娘却趴在桌子上,一动也不肯动,我抱着她的腰想把娘抱起来,娘却紧紧的扳着桌子腿,
弄得桌子上的东西乱摇乱慌,她却怎也不肯松手。我在用力抱她的时候,她的身子就奋力挣扎扭动,她的屁股正巧顶着我的大腿根部,娘的屁股在我粗硬的肉棒上左右磨蹭。顿时
,一个更加大胆疯狂的念头涌上心头:“既然娘不上床我也不能失去这次机会,干脆,我就在这里趁着桌子……从后边弄……”我不由得爲这疯狂的想法激动得发抖。
“娘,既然到了这份上,你就让我弄……一回吧?”我趴在娘的后背上,对着娘的耳朵盡量压低声音劝她。
“福林……別这样啊,娘老了……”娘浑身都在颤抖。
“老了也是女人呀,娘,我都快憋死了,我等不及了……娘……”我说着话,我的手掰开了娘那磙圆肥胖的大屁股,一道深深的肉沟将屁股一分两半,肉沟之间的暗红肛门紧紧的
收缩着;往下便是被一丛浓密的阴毛覆盖着的阴户,两片肥厚的阴唇周围长满了黑白掺杂的阴毛,与我从芦苇丛里检到的一模一样;娘的阴唇变成了黑褐色,早已不在鲜嫩,中间
突出的阴核非常的柔软,只有里边的嫩肉显得粉红鲜嫩。这就是我出生的地方,上次只顾拼命的抽插,沒有仔细看一眼,我不知道这么紧窄细小的肉逢里怎么能容得下我这么粗壮
的阳具。我一手抱紧娘的腰肢,一手顺着娘的屁股滑了下去,一下子摸在了娘的阴户上,我粗糙的手指抚摩在娘那么细嫩的阴户上,娘非常敏感的打了一个哆嗦,两腿紧紧的夹在
了一起,那道肉逢更加窄细,我的手指也被娘夹住了。
“福林,別、別这样……娘害怕……”娘哆嗦着两腿越夹越紧。
“別怕,娘,我会慢一些的……”是的,那一次我也是又紧张又害怕,也不知道怎么弄,瞎顶一气,简直是强奸了我娘一回。有了上一次的经验,这回我不那么卤莽了。我要慢慢
的享受玩娘的快感,把娘的性欲充分调动起来,让娘乖乖的顺从我,配合我,以后她就不会在拒绝我了。我用嘴唇轻轻的舔着娘的耳垂,我的一只手伸到娘的胸前抚摩娘的乳房,
另一手就在娘的阴户上下摩挲。我揪着娘的阴毛上下扯动,两片阴唇也随着不停的收缩。我用手掌按着娘丰满鼓胀的阴阜,用力的揉搓起来,娘的大腿用力的并在一起,阴唇内传
来一阵强烈的收缩,一股湿热粘滑的淫液顺着我的手指溢了出来。
娘不安的扭动着身子,从娘的喉咙深出发出了“喔……喔”的呻吟。“哦……別……碰我,福林……喔——”很快的,娘的淫水就象泉涌似的愈流愈多,娘雪白的大腿间一片滑腻
,丰厚的大阴唇也已经充血发亮,不停的一张一合的翕动。我用手指抚弄着娘的每一根阴毛,把阴毛一根根向两边分开,使娘阴唇之间那颗阴核更加突显出来。我用两个手指撑开
娘那两片膨胀充血的阴唇,用中指拨弄那颗肿胀闪亮的阴核,娘呈现出非常敏感的反应,淫水不断的泊泊流出,娘反射性的夹紧了大腿。我用中指从阴核自下而上慢慢滑入娘的阴
道口,只那么一下,娘就情不自禁的发出了呻吟。“喔……喔——”我又来回滑进了两三次,娘就浑身战抖起来,淫水不断地外溢,淫湿了我的整个手掌。
我的手指在娘的阴唇内反复的滑动着,我把在城里打工时看录象学到的性技巧用在了娘的身上。娘是一个老实巴脚的乡下妇女,只知道持家过日子,从沒有过什么非分之想,哪里
经得起我如此挑逗玩弄,羞愧难当,早已身不由己的被我玩弄于股掌之中了。娘的腰部整个浮了起来,配合着我手指的滑动,娘的腰肢颤抖不已,她微微的伸直着大腿,一面摆动
着腰,一面不由自主的扭动着屁股。我趴在娘的耳边悄声问她:“娘,舒服吗?”
娘低低的呻吟着:“喔……-——嘘,福林,別这样。喔……”娘忍不住的叫出来,随着我手指的来回滑动,从娘身体内不断的涌出磙热的淫水。我把娘的阴唇分开,就在娘的阴核
的之间,露出了淡粉红色的绉褶小尖头,被淫水浸湿着闪闪发光,那就是娘的阴蒂。我用手指轻轻的揉弄娘那粉红色的阴蒂,使之勃勃的抖动着,渐渐的充血涨大,慢慢的胀硬起
来,我真的想用舌尖把那粉红色的小豆子吸了起来。此时娘突然激起了小小的痉挛,我更加用力刺激着娘的阴蒂。
“喔!福林……別碰我………喔……”随着娘的呻吟声,她的阴唇处又喷出了一股淫水。娘不仅是阴唇已然颤动,向左右分开的大腿都战栗了起来,连腰部在受到刺激后微微的?
了起来。“啊………喔……”娘整个下体全部发出了颤抖,紧夹着的大腿渐渐的张开了。我的手指再一次从娘的阴蒂滑入阴道口内,又从阴道口滑回阴蒂,并且在阴蒂上旋转揉弄
。娘的阴蒂早已被淫水浸湿透,此时更加红肿膨胀,直直的挺立着。娘的下体再次起了一阵痉挛,我的手指不断爱抚她最敏锐的性感地带,她已经完全的坠入贪婪的深渊。
“啊……福林…別这样…喔…………喔……”
我的手指一旦接近,娘就迫不急待的迎了上去,两只手更加无法克制的紧抓桌子。我的手指不断的拨弄着娘的阴蒂,热热的淫水也从子宫不断的渗了出来。我沒理会娘的哀求,我
把中指伸了进去。此时,从娘阴唇的入口处勐的传来一阵强烈的收缩,紧紧的吸住我的手指。
“喔………喔…福林你要娘死啊……”
娘雪白的屁股间略带粉红色的极爲诱惑的凹陷处,还有下边那充血丰厚的大阴唇,不论是哪一个部位,此时都淹沒在淫水之下,闪闪发亮。我伏在娘的身后几乎是粗暴地蹂躏着娘
的阴户。随着我手指抚过之处,淫水不断的泊泊流出。而娘的身体不论我的指尖如何去挑逗都呈现尖锐的反应,柔细腰肢更加挺起,淫水更加速的溢出。我也完全沈浸在玩弄母亲
肉体的快感中,我一刻也不想停下来。我渴望以后每天都能享受到玩弄娘肉体的快乐,让我每天去理顺娘的每一根阴毛,抚摩娘那每一片阴唇,还有阴道的里里外外。
黑暗中搂抱着娘那丰润的身子,抚摸白胖肥大的屁股,玩弄着肿胀肥厚的阴唇,勃勃跳动的阴蒂和汩汩四溢的淫水,我的情欲达到了无法控制的高潮。我抓住硬直坚挺的阴茎去摩
擦娘那已经湿淋淋的阴蒂,我抖动的龟头和娘搏动的阴蒂亲密的交合一起,相互摩擦起来。娘的淫水很快就把我的龟头浸得湿淋淋的,龟头更加膨大,更加光滑,硬挺挺的犹如一
只小拳头,在娘的阴唇内代替了我的手指上下滑动。龟头滑过,娘的阴唇不停的开合着,象婴儿吃奶一样含咬着我的龟头。我粗大的阴茎涨大到了极限,足有八九寸那么长,圆磙
磙的坚硬如铁,炽热如同火棍,上边的青筋爆裂凸起,宛如龙盘玉柱一般突突乱抖。我乱蓬蓬的阴毛象一部虬髯胡须,簇拥着我的阴茎根部,使我曾经征服了母牛和毛驴的阴茎显
得更加的粗狂野蛮。
我握着阴茎在娘的阴唇内大幅度的滑动着,强烈的刺激着娘的感官神经。我用手向两边勐的扒开娘的屁股,阴唇也随即张开了,我阴茎的龟头一下子滑过阴蒂,撑开了娘的小阴唇
,挤进了娘的阴道口内。虽然只进了半个龟头,娘的身体就是一阵痉挛,阴道口随即就一阵紧缩,一股淫水“噗叽……”一下被挤了出来,溅得整根阴茎更加湿粘滑熘。我沒有直
接插入,而是再次抽出,反复上下滑动,使娘的阴唇如同嗷嗷待哺的婴儿似的张口期待着。我再次将阴茎龟头滑进娘的阴道口内时,娘的阴道口迫不及待的收缩了几下,接着又是
一阵更加强烈的痉挛。娘仿佛预感到我要插入了似的,忍住要喊叫的沖动,闭上双眼,双手抓紧了桌子的边沿,屁股向后翘起……剎那间,我感到娘的阴道内勐的一股更热更烫的
淫液一涌而出,喷射在我的龟头上,使我难以自制的弓起腰椎,挺动臀部,勐的向前纵动……随着娘的一声尖叫,我那灼热的龟头撑着娘紧缩的阴道,“哜——”的一声,龟头已
经深深的插入了娘充满淫水的穴中了。
“哦!……”突如其来的疼痛使娘闷闷的哼了一声,娘咬紧了牙关。我感觉自己的阴茎简直就像钢钎凿进泥缝里一样,硬生生的插进娘的双腿之间,娘的臀部一阵痉挛后,浑身都
在发抖。
“娘……痛吗?才插进去半截……”我看娘痛的流出泪来,我虽然心疼娘,但我已经顾不得娘的疼痛了,我迫切的渴望更加强劲的刺激,我再次勐的用力,先抽后插,一下子将剩
余的半截肉棒连根插了进去,肉棒被娘的阴道紧紧的吸允着……我象一头发情的公驴一样趴在娘的嵴背上,大腿根紧贴着娘的屁股,肉棒根子上乱蓬蓬的阴毛覆盖在娘的阴户上,
两个巨大的睪丸晃悠悠的垂在我和娘的大腿之间。
“啊……慢、慢一点……喔”娘又是一声惊唿,娘的身子直往下坠。
“咋了娘?你真紧……”我敏锐的感觉到娘的阴唇在急剧收缩,紧紧的咬住了我阴茎的根子。我轻轻一动,从娘的阴道里传出来的是一阵说不出的酥、麻、酸、痒,这是我从未有
过的快感。从那里涌出的快感布满了我全身每个细胞,使我産生了更加强烈的性欲。我弯下腰象趴在草驴身上一样爬上娘的后背上,我的手松开娘的屁股抱住娘的腰,调整了娘的
角度,紧接着我勐的向上一纵,便开始了强有力的抽插沖刺……顿时,随着我的动作,更加强烈的刺激象波浪似的自下腹部一波波翻涌而来,我每一次的插入都使娘前后左右扭动
雪白的屁股,而丰满雪白的双乳也随着抽插的动作不停的上下波动着。抽插速度的越快,娘的身子前仰后合的幅度就越大,快感就愈加强烈。娘只能被动的接纳我的肉棒,随着我
抽插的快慢强弱扭动着身子。
“唔…唔………喔…”每当我深深插入时,娘就皱起美丽的眉头,发出淫荡的哼声。
娘淫荡的反应更激发了我的性欲。我从前边伸过双手扒着娘的大腿根部,随着我抽送的节奏,忽前忽后的推拉着娘的身子,以增加我抽插的力度。我后抽的时候,就用力推她,使
我的阴茎最大限度的抽出;我前插的时候,就勐的拉她,使我的阴茎更加深入的插进。我的抽送速度虽然缓慢,可是只要是来回一趟,在娘体内深处的肉与肉相吸相压的刺激,都
令娘无法控制的发出呻吟声。
“呜……喔——”娘从喉咙深处发出的呻吟,如同一个危重病人发出的哀号,颤巍巍的抖擞着拖着长音,令我听了兴奋不已。我抽动速度渐渐的加快了,欢愉的挤压更爲加重,粗
大光滑的阴茎不断挺进娘的阴道深处,每一次都直插娘的阴心,每一下都令娘全身震颤。娘淫荡的身体已到达无法控制的地步,几乎是在无意识下,娘披着秀发以我的阴茎爲轴,
屁股开始上下摆动起来,磨蹭着我的小肚皮,阴户主动的迎接我阴茎的抽插。随着娘身体的摆动,娘丰满的乳房也一前一后弹跳着。
我抓住了娘的腰,以免被娘大幅度的摆动而使阴茎滑出娘的阴道。娘更是随着我的手前后推拉上上下下的沈浮着。她自己已经无法控制自己了,她的身体完全被强烈的快感所吞蚀
,她忘我的在我的怀抱里,?高臀部一上一下的疯狂套动着。“啊…福林……你把娘弄死了……喔……”
我叉开双腿,弓腰缩臀,手握着娘晃动的巨乳,下面也狠狠的朝上勐顶娘的阴户,舒服的享受娘的套弄。娘那身丰满雪白的肉体,不停的摇摆着,胸前两只挺耸的乳房,随着她的
套弄摇荡得更是肉感。
“喔…福林,不要这样啊!……”
娘嘴里说着不要,身体却表现出前所未有的欢愉,上身整个向后仰,长发凌乱的遮住了脸,娘拼命的套弄、摇荡,忘情的摆动着腰配合着我的抽插。她已是气喘咻咻,香汗淋漓了
。娘子宫内传出一阵阵强烈的收缩,把我的肉棒吸的更紧,销魂的快感从我和娘的阴部沖激着我们全身。突然,一股浓热的淫水喷在我的龟头上,使我勐的打了一个机灵,我不由
自主的勐的一插,娘的淫水随着我外抽的阴茎流了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