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熟女网爱记
熟女网爱记

我是个三十二岁的女人,事实上,我也是一位社会心理学者,在一间大学任
职。我的丈夫是飞行员,常常出机到远方国家去,对于独居的我来说,研究与教
书,就是我的生活全部。
在一个偶然情况下,我读到一篇有关IM软体对现代通讯的影响。那是篇美
国的论文,IM就是即时通讯软体(Instant Messenger),
是一种相当具有隐密性的互动交谈软体,尤其加上视讯与语音之后,简直就是一
个隐密、无人过问的私密空间,而这样的私密通讯方式,比手机更具隐密性、且
更具个人化。
由于IM的隐密性,因此许多非法的交易均经由这项隐密性高的通讯软体进
行联繫,报上也曾经刊载过,贩毒与卖枪集团透过这样的IM通讯软体与客户进
行联繫。这种新科技的通讯方式,目前,警方的科技能力无法监听。
我在研究所时,主修青少年及成人心理,对于研究青少年及青年的个性与人
格有很大的兴趣,特別是青少年对性爱的态度形成过程,更是我长期关注的一项
学术目标。
这篇文章给我一个非常兴奋的灵感,我何不用IM当成访谈工具,研究网路
使用者(多半为青少年)的性爱观念呢?
接下来几天,我搜寻了国内外的一些学术性论文,发现在心理学界对于这项
主题,似乎还沒有反应过来,只有一些学者,从青少年科技使用方式的改变,来
探讨个性形成的影响。
这不是我要的,我知道我要的,是一项一手的研究计画。而这个计画,竟然
可以用最低的成本(不必负担访谈费与处理资料费),最便捷的工具(可上网的
电脑及其他周边)就可以完成。对于我来说,这份研究成果,将是国内心理学界
的一项创举,年轻的我为此感到兴奋不已。
在这个主题下,我积极拟定我的研究计画与方向,我预计从网路上设定十位
不同年龄阶层的受访者,并且进行半年的IM访谈,这份访谈纪录将成为我研究
成果的最主要内容。
我相信我的工作,会因为这样的点子而出现突破。
然而,事后证明,我的整个生活,包括我的婚姻以及我的性格,也因为这个
研究而产生了令我意想不到的巨大转变。
(一)研究起始
在研究过程中,我设定了两种国内最主要的IM通讯软体,在经过一个礼拜
的研究摸索后,我终于瞭解了IM的用途,并对IM可以提供的研究功能感到兴
奋。
这两种IM媒体的共同之处,就是提供了外挂的通讯功能以及「视讯聊天」
(Webchat)功能。也就是说,我除了可用IM软体来发手机简讯、进行
秘密通讯外,还可以上缐到开放的聊天室寻找我的研究客体(也就是受访者)。
当我的IM软体上沒有任何「联络人」时,最好的办法,就是到各大开放聊
天室去随机找人,并要求他们加入我的联络人,以便能进行较为长期的访谈与研
究。
我的研究计画开始于一个平凡的夜晚。
我来到一个非常具有盛名的聊天网站,根据我的侧面瞭解以及跟学生打听的
结果,这个网站一向是国内青少年「援交」与「一夜情」的大本营,如果我想研
究青少年的性心理,到这个网站去,想必可以遇到适合的样本。
刚开始,我对于聊天网站的杂乱十分不能适应。我虽然才三十二,但是我的
求学过程跟网路并沒有太大的关系。那是因为家里穷的关系,我出生在非常偏僻
的中部山区乡镇,一直到上中学,才能见到一部像样的电脑。至于上网,那更是
大学以后的事情了。
上研究所以后,我半工半读买了一部桌上电脑。一直到我博士班毕业,进入
大学当讲师(当时我三十岁),才有能力跟决心刷卡买了一部COMPAC的手
提电脑。
平常我只是上网蒐集国内外专业的学术性资讯及收发E-MAIL,对于网
路其他的功能与用途并不熟悉,也不感兴趣。更別说到聊天网站跟別人聊天,那
对我而言,简直就像站到街上去找男人搭讪一样的遥远。
慢慢的,我开始进入状况,而我的第一个样本的出现,是上网后半个小时的
事情。他的帐号是18cm,他对我打出了一个微笑的记号。
18cm:Hi, how are u?
Rachael(我英文名字):fine。
哪来?
你呢?
北部
我也是。
几岁?
32。
喔,姊姊。我才18。(这是我要的样本)
是吗?所以你叫18cm?
哈。
怎么?
是cm,不是old。
那又是什么?
是我弟弟长度嘛~(唉,现在的小孩……我不禁感嘆。)
姊姊,问你一件事。
什么?
你痒吗?
哪里痒?
那里啊!
哪里?
妹妹啊!
不。
是吗?那你看到我会痒喔~~
是吗?
对啊!
……
加好友吗?私聊?
嗯。
18cm是我遇到的第一个样本,十八岁,自豪性器官有十八公分。对性有
非常强烈的兴趣。接下来的聊天,我改以对谈方式写出:
「姊姊结婚沒?」
「结了。」
「喔,人妻喔!赞喔!」
「嗯。」
「老公呢?」
「不在。」
「上哪去?」他问。
「出差了。」
「真的啊?」
「是的。」
「那妳想要吗?我这根18cm,插进去很棒喔!」
「是吗?」
「对啊。」他挺不在乎的。
「你跟过几个做过?」
「两个。」
「都怎么反应?」我问。
「当然就叫得很厉害啊。一定很爽!」
「是吗?但是心理学上认为,性器官跟女人的高潮无直接关系。」
「不会啊,超爽。」
「是吗?」我不置可否。
「约时间吧,见面嘿咻一下。」
「我不跟网友见面的。」我说。
「是吗?所以你怕生?」
「可以这么说。」
「有视讯吗?」
「沒有。」
「给我手机,我打给妳。」
「我不给。」我回绝了,怎可能给?
「是吗?那我要闪了。」
「不见面就不能聊天吗?」我见他要走,改变了作法。
「可以啊,我也可以开视讯,不过……」
「?」
「我怎知道你是男是女?」
「我为何要装男的?」我问。
「谁知道,也许你是GAY。屁仙!」
「我不是。」
「那你就证明一下,这样好了,开语音。」
「怎么开?」我问。
「你按语音,把电脑开大声一点,或者用麦克风耳机。」
我戴上耳机,按了语音按键,电脑说话了,出现了一个男孩子的声音。
「妳好啊!」男生说。那是一个挺温和的声音。
「你好。」我回答。
「啊,果然是女的,你声音很甜喔,姊姊!」
「可以打字了吧?」我不愿意透露自己的任何缐索。
「好啊。」
我关掉语音,然后电脑上出现了一排字样:「对方18cm请您观看他的视
讯。」
我按下「确认」,不到两秒,萤幕上出现一个方格,有个人影出现。那是个
理小平头的男生,似乎挺可爱的。他对着镜头笑了笑,然后打字:「想看我弟弟
吗?姊姊?」
我沒有回答。因为这并不是研究的必然过程。我比较在意的是访谈过程。沒
想到他把镜头往下放,露出了一根直挺挺的男性性器官!一根黑毛毛的,而且勃
起的近乎狰狞的男性阳具。
天啊!我突然感到一阵噁心。即使我是专业的心理学者,但要是访谈对象谈
到了一半,竟然脱下裤子让我看他的阳具,我一定也跟一般女人一样,错愕而惊
讶,甚至带点被威胁的不舒服感!
我把视讯最小化,因为我知道接下来他会幹什么!
「如何?大吗?」他打字问。
「你常常这样做吗?」我问。
「姐觉得可以?」
「你常这样做吗?」这倒是我比较在意的问题。
「不常啊,反正是视讯,你老公的多大呢?」他问。
我突然感到:这到底是不是适合自己来作这项研究?
「我累了。」我随便编了一个理由。
「是吗?我正硬着呢,姊姊把语音打开,脱裤子跟我一起自慰吧!」
「晚安!」
「那好……886。」
「886。」
就这样,我认识了第一个研究对象。
由于已近午夜,我急忙洗完澡后,就上床睡了。
说也奇怪,那天晚上,我作了一个梦。我梦见在某个熟悉的地方,我独自一
人在玩,突然有个男人走过来,低下头摸我的脸。我看不到他的脸,他的脸是个
鹅蛋,但是在梦中我却沒有怕。
接着,他将我全身拉起来,双手将我的裙摆撂起,似乎是有点粗暴,但我却
完全沒有抗拒的意愿,任他脱下了我的内裤,突然觉得下体反而有一种微妙的感
觉……
然后,他也脱掉裤子,露出一根令人作噁的东西。
醒来之后,已经是次日的早晨。我感觉到下体微湿,内裤留下了已经干凅的
痕迹。天啊,我竟然流了这么多的水!
长久以来,这是我第一次在早晨醒来后,还发现内裤有湿湿的分泌物,我很
明白,那就是女人正常的分泌液体;印象中,似乎从高三以后就沒有过这样的情
形。湿答答的很令人心烦,这让我的早晨有点心浮气躁,我忙到浴室去沖了一个
澡,然后就到学校上课去了!
************
「姊姊?在吗?」
夜晚,我一个人在房里,突然被电脑的音响声吓到。
那是有人跟我打招唿的声音。
「嗯。」我打了字回应。
「太好了,昨天我一直在想妳呢!」
「是吗?」
「昨晚妳累了,我自己一个人打手枪……」
快速的一行字出现,我可以想像对方在萤幕那头,用飞快似的手指头敲着键
盘。
「是吗?」我又虚应故事。
突然,萤幕不打字了。当我正在纳闷时,萤幕又出现了一排字:「妳认为年
纪大的女人,跟年轻的男人做爱,会是谁比较爽?是男的还是女的?」
天啊!这孩子满脑子都是性。
「我不知道啊!我们聊点別的吧?」我打字并不快速,当我打出这行字时,
突然他又打了一行字:「我想应该是女人比较爽,因为三十如狼……妳是狼吗?
姊姊?是不是常感觉大腿之间有点痒啊?」
要是有人这么当面跟我调笑,不论他多大年纪,我一定一巴掌过去。不过,
在沉静的夜晚,安全在自己的房间里,隔着网路缐,那种当面被威胁的感觉似乎
减少了很多,当然泰半是因为这些话被打成了文字,如果是听起来,可能感觉下
流。
「老公不在,我想会更痒吧!」他这么打出一排字。
「用我的硬棒顶进去你的洞里面,妳应该会很舒服吧!」
「用你的骚穴来迎接我的大男根吧,姊姊!」他打出这行字。
老实说,像这种对话是看不出什么研究价值的,我要的是比较心理层次的对
谈,不是这种毫无根据的自我炫耀,甚至……甚至是从色情网站拷贝过来的色情
字句。
比起女人,男性较会有「阳具崇拜」的倾向,也许他们认为那是一种武器,
一种让女人臣服的武器,甚至一种性別的优越感。
如果你问十个女人对于男人的阳具有何感想,我想,有六个会直接告诉你,
那东西她们不是很在乎,尤其是勃起的阳具,反而会让一般正常女人有种不快、
甚至反胃的感觉。另外四个,很可能对那种器官并沒有什么特殊的感觉,只有少
数(也许不到一个)会告诉你,那器官让她们会兴奋。
我决定改变战略,不再让他恣意卖弄自以为是的优越感。
「不会。」我打回去:「你都这么直接吗?」
「我是很直接啊。」
「那你知道大部分女人都不喜欢这样吗?」
「喔?是吗?可能吗?」
「是啊,A片看太多了吧?你几岁看的?」这就导入研究主题了。
「那你是那大部分,还是少部分?」
「你喜欢看A片?」我想引开他的注意力。
「我不喜欢看,我爱作。」
「喔?」我有点不知道如何继续:「那我们,可能沒有太多话题了。」
「是吗?你昨晚作春梦了吗?今天早上是不是内裤湿湿的?」
我开始脸红,竟然被个陌生人揣摩到我的举动,不太可能吧?
「沒啊!」我打回去。
「不信,你一定一起床就去洗澡吧?昨晚看了我的弟弟,受不了了,会想了
吧?ㄏㄏ」
「你真爱幻想。」我似乎觉得自己有想要掩饰的罪恶感。
「幻想?不会吧,跟我搞的前两个女人都是这样,看到我的弟弟,第二天就
跟我上床了,甚至比你老!我还是照幹!」
「哦?」我有点不信。
「这种女人并不多,我知道,但我常有这样的运气。」他说:「也许这是某
种性爱电波吧?」
我不得不为他这些言论感到雀跃,出乎我意料之外,我遇到了一个具有「恋
母情结」与「性爱幻想过度」的样本,这在青少年性研究中,具有某种程度的代
表性,甚至可能代表一半以上的青少年。
「你们真的有做爱吗?」我问。
「ㄏㄏ,当然,想幹就幹了。」
「谈谈你的经验吧!」我开始进入研究主题。
「刚开始时都很正常,他们都是人家的老婆,一个说我可爱,一个说我像她
老公年轻的时候,然后我们就到床上去幹,一个幹了两小时,一个更扯,帮我口
交,还把我的东西吸到嘴巴里面去……真他妈的爽呆ㄌ~」
「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就上礼拜啊。」他说:「礼拜五下午。」
「还有呢?」
「就一次啊,还有哪里?」
「不是跟两个吗?怎么才一次?」
「当然啊,我一次应付两个啊,3P啊,她们沒玩过,一开始很扭,后来比
我还High。」
我有点不信,一个十八岁男孩跟两个三十几岁的女人搞3P?
「沒跟妳哈啦,真的。」
「你们是第一次见面吗?」我很想知道情境。
「ㄏ,就我妈的朋友啊,阿姨嘛!我妈出国去,她们过来照顾我,照顾不到
三天,两个都一起跟我幹了!」
「你妈的朋友,几岁?」
「都是我妈妈的干妹妹,一个三十六、一个快四十,我也不知道。」
果然都比我大!
「那你爸呢?」
「我爸?我爸妈早离婚了!」
「是吗?」原来是个单亲家庭。
「ㄟ姊,你猜……她们一共几次高潮?」
「我不知道。」我哪知道?
「一个三次、一个五次。」他说:「我两个小时喷了两次,真累!不过爽毙
了!ㄏㄏ。」
我有点讶异,因为就我本身的经验来说,丈夫跟我做爱,我每次都仅有一次
高潮,而且来得很晚,有时候甚至丈夫已经发洩了,但我还在热身阶段。当然,
这种做爱品质当然不会很理想,但我总认为,男女之间,除了性以外,会有更多
的东西可以培养感情。